韓非子 顕学 原文(白文)

世之顯學儒墨也。
儒之所至孔丘也。
墨之所至墨翟也。

自孔子之死也。有子張之儒。有子思之儒。有顏氏之儒。有孟氏之儒。有漆雕氏之儒。有仲良氏之儒。有孫氏之儒。有樂正氏之儒。
自墨子之死也。有相里氏之墨。有相夫氏之墨。有鄧陵氏之墨。

故孔墨之後。儒分為八。墨離為三。
取舍相反不同。
而皆自謂真孔墨。
孔墨不可復生。
將誰使定世之學乎。

孔子墨子。俱道堯舜。
而取舍不同。
皆自謂真堯。
舜堯舜不復生。
將誰使定儒墨之誠乎。

殷周七百餘歲。虞夏二千餘歲。
而不能定儒墨之眞。
今乃欲審堯舜之道於三千歲之前。
意者其不可必乎。
無參驗而必之者愚也。
弗能必而據之者誣也。

故明據先王。必定堯舜者。非愚則誣也。
愚誣之學襍反之行。明主弗受也。

墨者之葬也。冬日冬服。夏日夏服。
桐棺三寸。服喪三月。
世以為儉而禮之。
儒者破家而葬。服喪三年。
大毀扶杖。
世主以為孝而禮之。
夫是墨子之儉。將非孔子之侈也。
是孔子之孝。將非墨子之戾也。
今孝戾侈儉。俱在儒墨。
而上兼禮之。

漆雕之議。不色撓。不目逃。
行曲則違於臧獲。行直則怒於諸侯。
世主以為廉而禮之。

宋榮子之議。設不鬭爭。
取不隨仇。不羞囹圄。見侮不辱。
世主以為寬而禮之。

夫是漆雕之廉。將非宋榮之恕也。
是宋榮之寬。將非漆雕之暴也。
今寬廉恕暴。俱在二子。
人主兼而禮之。

自愚誣之學。襍反之辭爭。而人主俱聽之。
故海內之士。言無定術。行無常儀。

夫冰炭不同器而久。
寒暑不兼時而至。襍反之學。不兩立而治。
今兼聽襍學。繆行同異之辭。
安得無亂乎。

聽行如此。其於治人。又必然矣。

今世之學士。語治者多曰。與貧窮地。以實無資。
今夫與人相善也。
無豐年旁入之利。而獨以完給者。非力則儉也。
與人相善也。
無饑饉疾疚禍罪之殃。獨以貧窮者。非侈則墮也。

侈而墮者貧。而力而儉者富。
今上徵斂於富人。以布施於貧家。
是奪力儉。而與侈墮也。

而欲索民之疾作而節用。不可得也。

今有人於此。
義不入危城。不處軍旅。不以天下大利。易其脛一毛。
世主必從而禮之。貴其智而高其行。以為輕物重生之士也。
夫上所以陳良田大宅。設爵祿。所以易民死命也。
今上尊貴輕物重生之士。而索民之出死而重殉上事。不可得也。

藏書策。習談論。聚徒役。服文學而議說。
世主必從而禮之。曰敬賢士先王之道也。

夫吏之所稅。耕者也。
而上之所養學士也。
耕者則重稅。學士則多賞。
而索民之疾作而少言談。不可得也。

立節參明。執操不侵。怨言過於耳。必隨之以劔。
世主必從而禮之。
以為自好之士。
夫斬首之勞不賞。而家鬭之勇尊顯。
而索民之疾戰距敵。而無私鬭。不可得也。

國平則養儒俠。難至則用介士。
所養者非所用。所用者非所養。
此所以亂也。

且夫人主之聽於學也。
若是其言。宜布之而官用其身。若非其言。宜去其身而息其端。
今以為是也。
而弗布於官。
以為非也。
而不息其端。
是而不用。
非而不息。
亂亡之道也。

澹臺子羽君子之容也。
仲尼幾而取之。
與處久。而行不稱其貌。

宰予之辭。雅而文也。
仲尼幾而取之。
與處久。而智不充其辯。

故孔子曰。以容取人乎。失之子羽。
以言取人乎。失之宰予。
故以仲尼之智。而有失實之聲。

今之新辯。濫乎宰予。而世主之聽。眩乎仲尼。
為悅其言。因任其身。則焉得無失乎。

是以魏任孟卯之辯。而有華下之患。
趙任馬服之辯。而有長平之禍。
此二者任辯之失也。

夫視鍜錫而察青黃。區冶不能以必劔。
水擊鵠鴈。陸斷駒馬。則臧獲不疑鈍利。
發齒吻。形容。伯樂不能以必馬。
授車就駕而觀其末塗。則臧獲不疑駑良。
觀容服。聽辭言。仲尼不能以必士。
試之官職。課其功伐。則庸人不疑於愚智。

故明主之吏。宰相必起於州部。猛將必發於卒伍。
夫有功者必賞。則爵祿厚而愈勸。
遷官襲級。則官職大而愈治。
夫爵祿大而官職治。王之道也。

磐石千里。不可謂富。
象人百萬。不可謂強。
石非不大。
數非不衆也。
而不可謂富強者。磐不生粟。象人不可使距敵也。

今商官技藝之士。亦不墾而食。
是地不墾。
與磐石一貫也。
儒俠毋軍勞顯而榮者。則民不使。
與象人同事也。

夫禍知磐石象人。而不知禍商官儒俠。為不墾之地。不使之民。不知事類者也。

故敵國之君王。雖說吾義。吾弗入貢而臣。
關內之侯。雖非吾行。吾必使執禽而朝。
是故力多則人朝。力寡則朝於人。
故明君務力。

夫嚴家無悍虜。而慈母有敗子。
吾以此知威勢之可以禁暴。而德厚之不足以止亂也。

夫聖人之治國。不恃人之為吾善也。而用其不得為非也。
恃人之為吾善也。境內不什數。
用人不得為非。一國可使齊為治也。
用衆而舍寡。
不務德而務法。

夫必恃自直之箭。百世無矢。
恃自圜之木。千世無輪矣。
自直之箭。自圜之木。百世無有一。
然而世皆乘車射禽者何也。
隱括之道用也。雖有不恃隱括。而有自直之箭。自圜之木。良工弗貴也。
何則乘者。非一人。
射者非一發也。

不恃賞罰。而恃自善之民。
明主弗貴也。
何則國法不可失。而所治非一人也。
故有術之君。不隨適然之善。而行必然之道。

今或謂人曰使子必智而壽。則世必以為狂。
夫智性也。
壽命也。
性命者非所學於人也。
而以人之所不能為說人。
此世之所以謂之為狂也。謂之不能。
然則是諭也。
夫諭性也。以仁義教人。
是以智與壽說也。
有度之主弗受也。

故善毛嬙西施之美。無益吾面。
用脂澤粉黛。則倍其初。
言先王之仁義。無益於治。
明吾法度。必吾賞罰者。亦國之脂澤粉黛也。
故明主急其助。而緩其頌。
故不道仁義。

今巫祝之祝人。曰使若千歳萬歲。
千歳萬歲之聲聒耳。而一日之壽。無徵於人。
此人所以簡巫祝也。

今世儒者之說人主。不言今之所以為治。而語已治之功。不審官法之事。
不察姦邪之情。而皆道上古之傳。譽先王之成功。
儒者飾辭曰。聽吾言。則可以霸王。
此說者之巫祝。有度之主不受也。
故明主舉實事。去無用。不道仁義者故。不聽學者之言。

今不知治者必曰。得民之心。欲得民之心。而可以為治。
則是伊尹管仲無所用也。
將聽民而已矣。
民智之不可用。猶嬰兒之心也。
夫嬰兒不剔首則腹痛。
不㨽痤則寖益。
剔首㨽痤。必一人抱之。慈母治之。
然猶啼呼不止。
嬰兒子不知犯其所小苦。致其所大利也。

今上急耕田墾草。以厚民產也。
而以上為酷。
修刑重罰。以為禁邪也。
而以上為嚴。
徵賦錢粟。以實倉庫。且以救饑饉。備軍旅也。
而以上為貪。
境內教戰陣。閲士卒。幷力疾鬭。所以禽虜也。
而以上為暴。

此四者所以治安也。
而民不知悅也。

夫求聖通之士者。為民知之不足師用。
昔禹決江濬河。
而民聚瓦石。
子產開畝樹桑。鄭人謗訾。
禹利天下。子產存鄭。皆以受謗。
夫民智之不足用亦明矣。

故舉士而求賢智。為政而期適民。皆亂之端。未可與為治也。


関連記事

テーマ : 中国古典・名言
ジャンル : 学問・文化・芸術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非公開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韓非子 集中講義 石川 武志

Author:韓非子 集中講義 石川 武志
東洋大学中国哲学文学科に学ぶ。
中国学を志して、およそ20年。
専門は韓非子を中心に、古代中国における諸子百家の思想、哲学。
春秋戦国時代の法家、韓非子の翻訳、研究と解説。
韓非子集中講義主宰。

通背拳の伝承、指導。
日本白猿通背拳研究会を設立。

儒学者、近藤篤山の研究。
第二十四号 論語指導士
(論語教育普及機構認定)
http://p-kies.net/rongo/#r1/

カテゴリ
Twitter
最新記事
検索
メール

名前:
メール:
件名:
本文:

10 | 2017/11 | 12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リンク
キーワード

韓非 通背拳 申不害 

訪問者
アクセスランキング
[ジャンルランキング]
学問・文化・芸術
710位
アクセスランキングを見る>>

[サブジャンルランキング]
哲学・思想
67位
アクセスランキングを見る>>
QRコード
QR